屎还叫耵聍呢,咱说的就是这事。”黑皮大衣把两手食指含进嘴里打了个极响的胡哨,一个 跟你说呀?”   “我一样,也老想催别人去死。”   “丫一贯装孙子装的特不俗,比咱们有情趣。” 一沓一沓的票子。” 了,但显然她没忘了我们。到色计程车拐过街角停下,我付了钱出来,向那酒家走去。眼前 逮着一件小事把她教养了。”   “我叫方言,是个坏人,住在北方一个很远的城市。” 面餐馆的玻璃窗上显影、放大、双眼熠熠放光,隔着马路投射到我身上,我如同在探照灯的 存在这间屋子的砖缝里了。每逢天阴或有大风会有一些回声。我脱光膀子簌簌发抖地问李江